恐怖都市

返回首页恐怖都市 > 第四章 误会

第四章 误会

  按理说有美女投怀送抱,我要是再拒绝就有点暴殄天物了。

  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姑娘是什么人,谁知道曹芳二哥的口味有多重?防人之心不可无,先不说这姑娘往后要不要我负责任,她到底干不干净我都不清楚,如果是个经常出来约的,万一贪图美色,染上一些疾病就不好了。

  我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轻轻抱住孙唯,先保证她不采取进一步行动了之后才问道:“咱们刚认识,太直接了不礼貌吧?”

  孙唯冷笑一声:“你还挺传统的,真没劲。”

  说着她靠在一边坐好,直接把上衣脱了,露出里面粉色的吊带背心来,让我看傻了眼。

  她上身的内容太过丰富,简单的粉丝吊带根本就遮挡不住啊!这姑娘不是逼着我犯罪嘛?

  孙唯脱完了上衣,问我:“你都想了解些什么?”

  我也尴尬了,因为从来没有和一个女生先脱衣服再聊天的,我想了想:“你多大,哪儿的人?什么工作?”

  孙唯开始不耐烦了:“你真没劲,调查户口呢?我懒得跟你废话,约就约,不约就算了。对了,我宿舍已经关门了,今天晚上回不去了,不约我也得住你这,知道么?”

  宿舍关门?好像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学生宿舍晚上才会关门吧?再一看孙唯长得的确很嫩,还是一头短发,我一下就傻了:“姑娘,你该不会还没毕业吧?”

  孙唯轻蔑地一笑:“快了,明年就高考了。”

  “我靠!你还是个高中生?”我瞬间凌乱了,谁知道曹芳她这个歹毒的二哥居然约了个学生妹,还是高中生!

  “怎么了?看不起高中生?”孙唯瞪了我一眼,说道:“我看出来了,你就没有约的意思,真浪费感情。”

  说着孙唯就朝着卫生间走过去,一边脱短裤一边说:“我先洗个澡啊。”

  这姑娘实在是太放得开了,直接把我这当成了她自己家。好在我和女友一起住了一年,在她的磨练下对男女之事有了一定的克制力,要不然我可就没这么坐怀不乱了。

  不一会儿就听见卫生间里水声潺潺,我隔着磨砂玻璃门能看到孙唯扭摆的身形。

  看到这一幕其实我有点不淡定,自己的女友之前太过守身如玉,一点情趣都没有,忽然让我遇到一个奔放如火的,我根本无从招架。

  我甚至在想这其实就是曹芳二哥冥冥中给我留下的补偿。

  偏偏这时候敲门声忽然响起来了,我赶紧跑过去开门。

  经过孙唯的事情之后我长了个心眼,这次开门前我先凑到猫眼上看了一眼,然而这么一看我就傻了,门外根本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  然而这时敲门声忽然再度响起来了,就在我腹部位置的门上,敲门声很清晰:笃、笃、笃……

  我头皮一下就麻了,因为门外根本就没有人啊!

  难不成这房子真的闹鬼了?

  刹那间,之前那些恐怖的事情全都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:大嫂上吊的当天居然跟着我到了县城、曹芳二哥莫名其妙死在了我的房子里、监控录像里那个和曹英一起进来的酷似大嫂的女人……难道真的闹鬼了?

  “杨烨?你家浴巾在哪?”忽然,卫生间里孙唯嚷嚷着。

  我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,敲门声再也没有响起,我也不敢再靠近那扇门。

  我希望刚才只是一个小孩躲在猫眼看不到的盲区敲门恶作剧,而并不是什么灵异事件。

  “杨烨!浴巾!”孙唯的声音高了八度。

  “来了来了!”我连忙将之前女友专用的浴巾给孙唯递了过去,我担心看到不该看的,开门只是开了个小缝,谁想到孙唯根本就不在乎这些,伸手将门开大。

  我当然看到了不少内容,孙唯的身材很好,就是胸稍微小了点,不过长腿完全可以弥补这个缺陷,再说她还没有发育完全。

  孙唯裹好身体就出来了,看我站在一边手足无措,笑着问:“你真决定放弃机会?”

  我点头,占小便宜吃大亏。

  孙唯一脸鄙视:“真没种,那我睡床上,你睡沙发。”

  说着,孙唯就跑到卧室里了。

  房子很小,卧室和客厅之间其实只有半面墙,几乎贯通,我看了一眼沙发,心里头开始发憷:昨天晚上曹英刚死在了这,他的抓痕还在!我怎么睡?

  我刚想和孙唯再沟通一下,忽然发现床上的孙唯已经将浴巾解开了。

  她听见动静回头瞥了我一眼:“要是什么都不干就别过来,要是后悔了就抓紧,我都困了。”

  想了想,我还是决定不过去了,就在沙发上躺下来。

  因为曹英的事情,我一直睡得很浅。半夜,朦胧之中我感觉有一只很软的手在摸我的胸口。

  我睡得迷迷糊糊,但是从触感能分辨出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手,房子里没有别人,那肯定就是孙唯了。

  我想说话,却发现自己太累,嘴都张不开。然后我感觉到一个女人骑在我身上蹭来蹭去,蹭的我浑身痒痒。

  我心里就暗骂:这孙唯趁人之危,真不是个好女孩,等我清醒过来一定翻身办了她!

  她又在我身上蹭了很久,这才悄悄走了,她离开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幽香,很特别,但是似乎没有在孙唯的身上闻过。

 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才清醒过来。我心想既然她都这么主动了,我也就不讲什么仁义道德了,人生得意须尽欢,什么学生啊有病啊之类的,日后再说!

  我爬起来就到了卧室床上,伸手从背后抱住了熟睡中的孙唯。

  孙唯被我吓了一跳,身子一抖醒了过来,回头看到我才恍然:“你真有病,习惯三更半夜做?”

  我什么也没说,转身就抱着孙唯吻了起来,我们两个吻得很投入,孙唯似乎也有了感觉,开始主动迎合我。

  我一把扯下了她的内裤,就准备长驱直入,然而因为之前没有经验,我搞了半天都没成功。

  孙唯有点不耐烦了:“你没搞过?”

  我有点脸红:“没有。你呢?”

  孙唯忽然不言语声了。我又问了一遍,孙唯这才实话实说:“我也没搞过……”

  “我靠,你也没搞过?你这是第一次出来约啊?”我有点难以置信,因为这姑娘实在有点太开放了。

  孙唯轻轻点头,说曹英是在“附近的人”里找到的她,花言巧语说他很喜欢孙唯的个性签名,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子,两个人聊熟了之后曹英就吹嘘自己的技术多好,孙唯又是个小姑娘,对这方面很有憧憬,然后就上当了。

  我狠狠骂了一句:曹英真是禽兽,连高中女生都不放过。

  孙唯连忙摇头:我已经成年了呢。

  我被这么一闹,心理负担更重了,孙唯这是第一次,对她来说很重要。

  但是孙唯似乎对我印象很好,坚持要把第一次给我,无奈之下,我就准备再试一次。

  然而当我抱着孙唯的时候,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事情:刚才在沙发上蹭我的那个女人,胸很大!比孙唯的大很多!

  就这么说吧,孙唯的可能只是个苹果啊鸭梨什么的,刚才沙发上的至少是个柚子!

  虽然刚才我睡得迷迷糊糊,但是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弄错,一想到这个问题,我立马就清醒了。

  孙唯看出我不对劲,问我怎么了。我没告诉她这件事情,我怕小姑娘害怕,就说听见屋里有动静,要去检查检查。

  起床开了灯,我沿着房间转了一圈,始终没有发现别人,我开始怀疑刚才是不是我做了个美梦?

  这时候我才发现已经六点半了,孙唯慌了,说她急着回去上课呢,今天头一节课是班主任的。

  我给她煮了碗面,孙唯吃完了从自己背包里掏出校服换上,把昨天晚上那一身妖冶的衣服装回书包,就准备离开。

  孙唯一穿上校服,瞬间变得清纯可爱多了,我都后悔刚才在床上做的那些事情了。这时她忽然踮起脚尖在我脸上亲了一口,让我送她去学校。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脸上有点烫,而且脑子发热,当时就答应了孙唯,结果一开门,我看到曹芳站在楼道不远处盯着我。

 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,看样子曹芳也是天亮之后才敢进来。看到我领着孙唯出去,曹芳一下子就疯了,嚎啕大哭说我是渣男,还没和她分手居然就勾搭别的女人,还是个学生。

  她冲过来指着我们俩,张嘴就骂:臭不要脸的狗男女!